离开,是「八一们」的体育宿命

2020-11-05 11:30:37

在2002年,300块一张的球票是什么水平?

那是上海男篮与八一队的世纪之战,比赛一票难求,120元的门票炒至250元,180元的票炒到了300元,这即便在上海也算得上是高价了,但即便如此,可坐3500人的卢湾体育馆依旧人声鼎沸。

最终,姚明在最后一战拿下51分21个篮板,总决赛场均41.2分21篮板3助攻,在连续两年输给八一后终于率队拿到总冠军,兑现了自己的诺言。

纵观八一历史,刘玉栋、李楠、阿的江、王治郅、莫科……在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背后,这支球队开创了CBA联赛的先河,更是贡献了一代国家队的中流砥柱。如今八一男篮的故事落幕,为一个军体的时代画上了最终的句号。

图片关键词


01
解散,才是八一的宿命


「八一为什么退出了中国职业篮坛?」

这是很多人在看到名为《中国篮球协会致敬八一男女篮》的声明之后,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问题。

你可曾想象,有这样一支球队,不请外援,球员都是军人,没有交易与流动,也没有百万顶薪一说。即便是在CBA公司成立三年后,八一队的特殊情况,始终是联赛职业化进程中难以启齿的话题。

一个冰冷的事实是:无论如何努力与等待,其「体制身份」注定了八一队始终无法登上职业联赛的巨轮。

就在昨日,在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调整改革动员部署大会上,正式宣布,八一军体队伍不再保留竞技体育项目,也不再参加全运会和单项比赛。之后,CBA和中国篮协也发文,送别八一男、女篮球队。

图片关键词

《中国篮球协会致敬八一男女篮》的声明 


对于很多人来说,「向八一队告别」的日子早已板上钉钉。但当真正的宣判到来时,还是会令人有些恍惚。

7月底,八一老队长韩硕在微博上发布消息:「感恩!感激!感谢!」语言简洁而郑重,也增添了浓厚分别的意味。而到了9月17日开打的全国女排锦标赛,以及10月14日开幕的男排锦标赛上,也都没有了八一队的身影。甚至在CBA新赛季的诸暨,也没有王治郅率队出征的画面。

实际上,早在2017年12月,在精简编制的军改背景下,八一体工大队便完成了隶属关系的转化。此后包括羽毛球、乒乓球和游泳等王牌运动队,均与66年的历史一起成为史书中的结局。不过,为了备战2019年在武汉举办的军运会,以练兵为由的八一队,转以特邀身份继续参加CBA联赛,而中国解放军男子篮球队也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至此,在中国职业体育的历史上,八一队的历史使命,已然顺利完成了。

图片关键词

不过,「告别」虽然早已成定局,但八一队曾有机会改变这一现状。

2005年,为了遵守篮管中心「CBA球队必须为独立注册法人」的新规,八一男篮与宁波富邦集团携手,成为了一家按照《企业法》注册的职业篮球俱乐部。其中,富邦集团出资1020万,占股51%。

但是,八一并没有通过这次机遇,完成职业化的转身。双方以保留人事权,让渡运营权的方式合作,双方是「讲大局的团结友爱关系」。时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李继耐上将曾对此做出专门批示:

「八一仍是解放军编制内的单位,所有队员必须是清一色的现役军人,不仅不请外援,连内援也不请,一切都得听从军队指挥。」

而这样过渡期的合作,最终也在2018年分崩离析。富邦保留部分股权和CBA的参赛权,而八一则移师南昌。曾经的王朝之师,进一步走向了告别职业的终局。

图片关键词


02
八一队的球员怎么办?


在八一队告别职业篮球之后,人们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:「八一超市」,还能开门吗?

要知道,本赛季八一队里还有邹雨宸、付豪和雷蒙这样颇有实力的年轻人。而球队教练组里也有主教练王治郅、助教张劲松以及领队刘玉栋等干将。他们都正处于各自生涯的黄金年龄,无论去哪,都足够委以重任。

但是,不管是球员还是教练,他们首先的身份仍然是「军人」。无论接下来是「入伍」还是「入海」,他们都需走严格的办理流程。而退伍转业的手续也有着每年固定的办理日期,在赛季已然开打的当下,八一队球员的去留问题十分难断。

因此,尽管直到本赛季开赛前,CBA和中国篮协都一直在为八一队的归宿问题而「特事特办」,一路开绿灯。但球员的军人身份,决定了他们的去留问题,并不是一个职业联赛或者篮协就能左右的。在军规如山的前提下,不免有很多人悲观地认为,八一队的众将士,或许已经没有机会征战这个赛季了。

图片关键词

实际上,八一男篮不是CBA历史上第一支解散的军区球队。1995年与八一队一起进入CBA的12支球队中,有一半来自部队,其余5支球队分别是济南军区队、沈阳军区队、空军队、南京军区队、以及隶属公安系统的前卫队。

然而,在征战职业联赛之后,他们或多或少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:解散、被收购......纷纷退出了CBA的舞台,但有些球队的参赛名额却得以保留。譬如,如今的浙江广厦队的前身便是沈部男篮;而济南军区队则在撤编后,成为了现在的青岛篮球队。

如今的八一队,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同样的宿命。但关于其参赛名额的问题,则是未来待解决的关键。


图片关键词

CBA新赛季首轮,没有参赛的八一男篮被判0:20负于北京首钢


03
富邦能为宁波带来一支球队吗?


按照坊间的说法,当八一队退出联赛后,那么富邦集团优先接管参赛权。据宁波媒体的消息,作为CBA公司股东之一的宁波富邦俱乐部,正在准备重返CBA。

「富邦是有一个参赛的名额在,这两天正在努力推进这个事情,跟篮协现在正在沟通。我们宁波方面是迫切希望能够组成一支宁波的篮球俱乐部参加CBA的。」在昨日采访时,宁波市体育局训竞处处长顾飞舟如此表态。而在今年7月的宁波篮球协会换届大会上,新任宁波市篮协主席、宁波富邦集团董事长宋汉平也曾表示,要「重新组建真正属于宁波自己的CBA球队,让CBA联赛的主场重新落户宁波」。

图片关键词

但有趣的是,宁波富邦男篮俱乐部总经理章炜对此却是三缄其口,无可奉告。在他的沉默之外,篮协的新规章,也可能堵死了宁波成立一支新CBA队伍的理论可能:按照中国篮协在5月31日发布的《中国篮球协会注册管理办法》,每个省级区域最多只能有三家CBA、和或WCBA、和或NBL俱乐部成年队参赛。而浙江已经拥有两支CBA球队(广厦和稠州金租)和一支WCBA(稠州银行)球队。

图片关键词

如此一来,即便富邦顺利拿到了参赛权,宁波也可能无法成为富邦的主场。但目前不排除富邦「曲线救国」——即出售参赛权给NBL球队的可能性。毕竟,NBL同样拥有不少实力雄厚且热爱篮球的投资人。尽管在2017年CBA公司成立时宣布了「CBA 5年不扩军」的新规,但众多NBL球队想要升入CBA的长线念头,却并未因此磨灭。

不过,在多方的商讨之外,富邦成立一支新球队「继承」八一本赛季参赛资格的方案,同样众说纷纭。根据10月21日「红星新闻」记者在微博上的爆料,CBA公司提出了由各支俱乐部分别「支援」富邦俱乐部两名球员,以最快速度组建起球队参加本赛季CBA的方案。这一方案也将提交CBA公司董事会,审议并经全体股东表决。

图片关键词

无论如何,八一队的离开,推倒了联赛市场化的最后一堵墙。但八一球员教练的归属、富邦新球队的组建以及联赛赛程的安排,都是在「致敬」之后仍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。再加上CBA至今悬而未决的数字媒体版权问题,2.0时代的改革,仍然任重而道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