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科普 | 美式橄榄球的演化历史(上)

2020-10-15 10:18:13

关于美式橄榄球的历史,或许这是一个很枯燥的话题。毕竟美式橄榄球在中国真正流行起来也没有多少年头,并且目前其影响力仍然和足球、篮球有一定差距。但是如果你真的对美式橄榄球有兴趣,那么对于美式橄榄球的演化历史,当然需要有一定的了解程度。

美式橄榄球,A.K.A,美式足球,A.K.A,American Football,再其起源的时候,跟我们现在看到的NFL、College Football是非常不一样的。不像足球和篮球,美式橄榄球的规则曾经多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同时也造就了技战术上同样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本文将以我本人的视角,理一下这些变化所遵循的脉络。

橄榄球在美国的盛行,或者说运动在美国的盛行,源自于19世纪的Muscular Christianity运动(一般认为在1862年),鼓励基督徒追求信仰和身体上的双重强健,各地教会纷纷办起来YMCA【注1】,篮球的诞生就是因为奈史密斯博士要在YMCA开展一项适合室内锻炼的运动而发明的。

【注1】基督教青年会,至今仍是各个社区青少年的活动中心


图片关键词


19世纪70年代开始Muscular Christianity活动收到成效,新一代强健的美国人登上了历史舞台。传统的击剑、摔跤、田径、网球等个人项目已经无法满足年轻的肌肉基督徒们躁动的心了。于是在东海岸的大学当中大家开始组织起从英国流传而来的Football这项运动。但是在英国当时有两种Football,一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足球,另外一种是英式橄榄球,也就是Rugby而两种运动的规则也并没有成熟起来,传到美国的时候,传播者也并不是很能将规则记清楚,所以当时在美国开展的football运动分为两种,一种是规则近似足球的football(身体冲撞加强版,后来逐渐被更暴力的Rugby规则所取代),另一种是规则近似Rugby的football【注2】

【注2】 其实1860年代就有Football比赛了,但是当时的比赛完全是杂乱无规则的


以哈佛和耶鲁为代表的学校打的是近似Rugby的Football,普林斯顿、罗格斯、哥伦比亚等学校打的是类似于足球的Football。到了1873年以后有趣的是,在后来规则委员会开会的时候,打rugby rule的耶鲁坚持要把人数减少到11人,而打足球规则的那些学校却坚持继续15人比赛。这个规则委员会(IRC)直到1880年代才真正发挥了权威性,在这之前各个学校是不屌规则委员会的,学校之间比赛都是自己商量的规则。比如哈佛和耶鲁在1876年的比赛当中就采用了一些到1880年才被采用的规则(Walter Camp从第一次参加规则委员会就开始提出了这些修正,但是到1880年熬出了资格才被采纳),比如缩减到11对11比赛,达阵不得分只创造射门得分的机会等等。


当时比较普遍的规则是一次达阵或者一次射门得1分,射门的条件是球必须先着地(如今的Field Goal也遵循此规则),比较奇葩的一个情况是1876年那场比赛当中Walter Camp的一个横传fumble被Oliver Thompson凌空抽射得分【注3】。

【注3】 这其实是个犯规,Drop Kick是要球落地还没弹起来的时候踢的

当时的规则还规定进攻组不准Block防守方(虽然这条规则不久就没人遵守了),没有Down的概念,不准在腰部以下擒抱持球者,达阵射门都是1分。

就像24秒违例到来之前的篮球一样,Football也出现过丑陋比赛,有一年普林斯顿对着耶鲁,打平就能拿冠军。据说普林斯顿依靠不停吃safety的战术,直接拖延过了整个下半场。而当时safety是不得分的且不交换球权的。之后的一个赛季又有两支球队分别使用【护球】耗完了两个半场。


于是在接下来一年的规则委员会会议上,Camp提出如果出现平局,而有哪个球队出现的Safety逼另外一个球队多4个以上,则需要判定后者取胜。这其实只需要谨慎地计算使用safety的个数就可以了。所以这个提议没有根本上从源头上解决比赛丑陋的问题。


于是Camp在又在规则委员会上引入了Down的概念,这个概念来自于Camp 1879年访问加拿大时候的见闻。规则大概内容是将Scrummage改成美式橄榄球的Scrimmage,引入开球手,开球手开球为一档进攻的开始,每档进攻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完成,每个球队有3次机会推进5码,如果在3次进攻机会中推进了5码以上或者被往回推了10码以上,则再获得3次进攻机会。


1883年在纽约举行的规则委员会上又引入了一套新的完整的计分系统,安全分1分,达阵2分,达阵附加分4分,射门5分,这样如果达阵的话将有机会比踢球多得一分。到了1897年改为安全分2分,达阵5分,附加分1分,射门5分。直到1912年才有了现在的安全分2分,达阵6分附加分1分,射门3分的计分系统。计分的变化以及以后会提到的比赛用球的变化,合力将Foot从Football中边缘化了。值得注意的是到了1956年NCAA允许达阵后打两分转换,而NFL直到1994年才允许2分转换。


图片关键词



前面讲到了Walter Camp,此人被誉为现代橄榄球之父1878年Camp参加规则委员会的时候其实是没人理睬他的,当时的规则委员会正式成员只有哈佛和普林斯顿,哥伦比亚和耶鲁作为观察员参加。会上Camp提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被以耶鲁不是正式会员为由拒绝了。直到1880年,耶鲁终于(花钱)成为委员会正式成员了,Camp也成了老资格球员,一系列改格方案也才获得一致通过。


Down的概念出现之后,球场开始每五码划线(解释了为何现在每一档10码场上却标记5码线)。最初的规则与现在还是有所不同的。举个例子,比如进攻方从自己的20码线开始攻,首攻线在25码,2档推进到了27码线。由于没有过30码线,所以进攻方从从25码线开始重新获得3档进攻,原因是为了更好地看清楚是否获得首攻。直到一年后,引入了现在的测量链,才开始推进到哪里就从哪里开始进攻。


随着Down和开球手的出现【注4】,美式橄榄球的阵型也开始固定起来。得益于Camp在耶鲁的工作,每个位置有了自己的名称,其中固定下来的包括开球的中锋,旁边是两个护锋,因为他们负责保护中锋;再旁边是截锋(Tackle)因为Tackle最容易发生在他们所在的区域。后场位置固定的有全卫,半卫和四分卫。全卫在最远处,与中锋之间还有四分卫和半卫。全卫和半卫是用来跑球的,四分卫是用来喊战术和阻挡的(跟现在的全卫很像)。最初听四分卫的战术呼叫需要一定的听力,比如普林斯顿的四分卫喊“What’s the matter”,那这就是一个全卫跑球战术,因为这句话开头是个W。由于后来现场观战的观众人数增加(已经有4000人观战的比赛出现),要听清楚四分卫的口令十分困难,所以各队开始采用颜色+数字的口令系统,并且沿用至今。

【注4】 开始的时候大家是是用脚来snap的,直到后来有人用手snap,裁判并没有反对,所以全宇宙就都用手开球了。


随着1880年代中期以后的标准化进程的深入,东北部的各大学校都纷纷开始开展这项运动,并且传到了西海岸的加州伯克利大学和斯坦福大学。


1882年的哈佛耶鲁大战吸引到了3000名观众,1884年的感恩节普林斯顿和耶鲁在纽约的比赛吸引到了15000人,到了1886年,耶鲁和哈佛的冠军争夺战的观战人数超过了23000人。同时媒体也对这项运动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1883年约瑟夫-普利策第一次在报社设立了单独的体育部,到了1885年媒体大王Hearst【注5】甚至花了500美金(相当于现在的12000美金)来买一篇普林斯顿VS耶鲁橄榄球的独家报道,当期的纽约日报(New York Journal)供不应求。Hearst也顺势加入了报业史上第一个单独的体育版。

【注5】 在加州一号公路Big Sur的一端仍然伫立着他的Hearst Castle,有幸参观了一回


当然,先驱们就更加功不可没了。除了哈佛、耶鲁、哥伦比亚、普林斯顿、罗格斯这些学校以外,其他学校例如中西部的密歇根,西部的加州伯克利和斯坦福也纷纷开展起了美式橄榄球。这些学校的橄榄球推广无一例外都受益于上述五校的校友,到1890年为止光耶鲁的校友就有45人担任或担任过橄榄球教练的职务。普林斯顿有35人,哈佛则是24人。Walter Camp本人也加入了这个大潮之中,1892秋天他曾经短暂地来到西海岸的斯坦福大学执教过2周,加州伯克利则请来了他的前队友Thomas McClung。他们的训练就吸引了数千人的围观,等到两队正式比赛的时候到场人数则达到了15000人。为了橄榄球的推广,Camp还想出了全美最佳阵容这个主意,媒体为了最佳阵容人选开始对喷,场面火爆,客观上也促进了这一运动的推广。


随着这项运动的推广,反对和指责的声音也开始多了起来。最早的有影响力的反对者是哈佛校长Charles.W.Eliot。


图片关键词


Eliot是哈佛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,在他的任内哈佛从一所地方院校转型成了宇宙名校。与其他早期反对者不一样,Eliot是Muscular Christianity运动的支持者,他本人也花大量的时间在运动上面,身体健康的他活到了92岁。


身为运动健将的他却是个团队运动黑。1834年出身的Eliot上学的时候,Muscular Christianity运动还没开始,他的学校并没有提供任何体育活动,他的父母花钱让他去私人健身设施锻炼。但是由于第一,私人健身房都是陌生人第二,Eliot有高度近视,所以他从小不进行任何团队球类的运动,靠个人运动也锻炼出来不错的身体。所以Eliot认为有着受伤风险的团队体育运动是没有必要的。也有说法认为,Eliot特别反对橄榄球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听说参与者们(包括球员和裁判)经常不遵守现有的规矩,这在早期的橄榄球运动中也的确是普遍存在的现象。Eliot认为要将各类体育活动统一管理起来,于是他成立了由教职人员组成的运动委员会,成员有他的表弟、艺术史教授Norton,希腊语教授White以及体操房主管Sergent(一个坚决的竞技体育厌恶者)。考察每一项运动在哈佛存在的必要性。这个委员会一共现场观看了4场比赛,其中包括了一场普林斯顿和耶鲁的比赛。他们最后的报告称:

“一个大个子把一个小个子直接摔到了地上,小个子要爬起来的时候又被大个子推回了地上,而裁判无动于衷。球员之间互相抱摔,用拳头打对方的鼻子,好多人直接一头栽到地上,而这些却都能引来阵阵喝彩。一堆人挤在场地中央互相推搡。”


最后得出结论,应该禁止这项运动。所以在1884年的时候,哈佛全面禁止了橄榄球。但是迫于校友压力【注6】,1885年又恢复了橄榄球运动。Eliot看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,将已经升上教职的Sergent放到了体育委员会主席的位置,试图遏制此运动的发展。但是狂热的橄榄球迷把持的校友委员会不仅把Sergent赶出了体育委员会,而且还推翻了学校授予Sergent教职的决定。

【注6】 美国的私立学校靠校友捐助存活,校友就是爷爷。


1885年哈佛推翻废止橄榄球决定的时候发的声明当中称:“经过一年的改进,我们确信这项运动已经有了相当的规则约束,已经适合在我校的运动员中开展。”实际上,规则的改进其实使得这项运动变得更加危险和难看。

这主要归功于两条规则的出台,第一是身体阻挡的合法化。这其实并不是一条新规则,因为在最早的规则当中规定的是不准伸手阻挡防守者(虽然前期经常有球员不遵守,但是到1880年左右开始,裁判开始重点抓这种犯规之后,阻挡就销声匿迹了),所以用身体阻挡防守者其实是合法的。第二条是允许腰部以下的擒抱,这条规则使得开放场地的擒抱变得更加容易了。这使得美式橄榄球从像足球一样的开阔场地游戏,变成了扎堆叠罗汉。


一切都从V-Trick开始。

开阔场地的擒抱变得非常简单了,那么码数就变得非常宝贵。既然身体阻挡是合法的,那么聪明的藤校男们就开始想出各种招数来利用这一点。首创者来自于【护球护满一个半场】战术的发明学校—普林斯顿。普林斯顿的V Trick如图所示:
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
V-Trick的核心思想或者说创新之处有两点,首先是“人多力量大,劲往一处使”,其次是“不需要所有人都在LOS线上”。而其从数学上讲也是非常科学的一种打法(这个思考的角度与Bill Walsh发明西海岸进攻的角度是一样的)。如同上文所说,腰部以下的阻挡合法化了,所以开阔场地的擒抱变得容易起来,足球式的开阔场地打法每一档的推进码数,以及出现负码数的概率都大大恶化。而V Trick因为可以往一处使力气,平均每一次都能有至少1-3码的推进(基本不会出现负码数,但是也很难一次超过4码),从数学上讲,用这种战术3档推进5码是非常有效的。这一哲学下衍生出来的一些列战术被叫做Mass Play

受V Trick的思想影响,哈佛又发明了臭名昭著的Flying Wedge。

图片关键词

上图的Flying Wedge分成两个部分,QB是开球者,第一部分在QB的右边,放上4个最重的线人,第二部分在QB左边放上剩下的线人。QB号令下,FB以及两个部分一起发动,在对方RT处撕开一个口子FB从QB处接球冲击,QB加入两串人马开道。由于大家都加了全速,这个Fly Wedge是非常危险的。Flying Wedge冲击的口子可以在防守方防线的任意一个点。其他学校也纷纷效仿,以Flying Wedge为哲学延伸出来的战术统称Momentum Plays,其核心是在球开出来之前就获得冲击速度来冲击防守球员。


而这段时间的橄榄球运动尤其危险的主要原因是如下:

第一,腰部以下擒抱合法化。于是防守球员会奋不顾身地飞身擒抱,由于早1905年之前都是没有头盔的,头部撞膝盖,头部扑空撞地时有发生。

第二,Momentum Play越来越凶猛,虽然1896年就是通过修改规则(开球线只能上前一步)消灭了第一代的Momentum Play,但是各种利用规则漏洞创造的Momentum Play层出不穷。1896年以后出现了护鼻等装备,球员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撒开腿高速相撞。

第三,有人试图越过Mass Play的人墙。之前看到的说法是有进攻球员试图翻越人墙获得首攻,这应该是一个误传。真正的情形是防守方发现无法防守V-Trick是因为无法tackle到持球人,而人墙又手挽手,难以分开(禁止手挽手之后在衣服上加装把手,把手被禁止之后互相搭肩膀)。于是开出锦囊,有两条计策,第一条是走天上,第二条是走地上。所以就有人试图飞跃人墙,或者从人墙下面钻过去tackle持球人。

第四则是扎堆造成的伤害,这个更像踩踏事故。人扎堆扎多了,总是会发生一些惨剧。就像我们幼儿园的时候打架,都是人堆人,小明上面堆了2个人就哭了,小强上面堆了4个人才哭,所以小强比小明勇敢。打橄榄球则是动辄7、8个壮汉堆上来,再加上使阴招的,运气好踩手上,运气不好头上胸口就中招了。


1905年甚至有人真的将美式橄榄球放到审判台【注7】。还有各种报纸上面刊登讽刺橄榄球的漫画【注8】


图片关键词


注7】1905年底,西奥多-罗斯福总统召集三校代表开会时所说,Football is on trial.

【注8】 但实际上1905年改革之前的橄榄球要比1890年代安全很多。因为规则委员会已经对规则做了很大的改进来避免危险的Mass Play和Momentum Play。


当时主要事件是NYU和Union学院(夹带点私货,Union still sucks!!!)是Union的线人Harold Moore在一次Mass Play当中tackle了持球人【注9】。这件事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个麻袋,在这之后哥伦比亚和Union迅速放弃了橄榄球项目,媒体也开始大篇幅地讨伐橄榄球,迫于压力杜克、三一等学校也退出比赛,芝加哥和威斯康辛基本也倾向于放弃橄榄球。

【注9】 一说他是Union的跑锋,被Tackle了。


在这危急存亡之际,1905年冬天,西奥多-罗斯福总统终于坐不住了。他把哈佛、耶鲁和普林斯顿的代表【注10】(这其中包括Walter Camp)叫到白宫开会。

【注10】 耶鲁的Camp和另外一名记载不详的代表(一说是教练John Owsley),哈佛的教练William T.Reid,队医Edwin H.Nicols,普林斯顿的规则委员会成员John B.Fine和教练Arthur T.Hildebrand。


会议之后罗斯福收到了一份来自马萨诸塞州商人Spencer Borden【注11】的信件:

【注11】 Borden的2个儿子都给哈佛橄榄球队打过球,他的女婿Bernie Trafford打过史上一次出现Flying Wedge的比赛。


“首攻应当变成3档10码,应当允许向前之传球,应当禁止Mass Play这种只讲究蛮力的打法。”

罗斯福自己并没有表明态度,他只是把信件转抄给了Camp。Camp回信说他觉得10码的主意不错,但是向前传球是得不偿失的改革。而罗斯福总统并没有回信罗斯福并不知道,橄榄球改革这趟浑水,并不比调停日俄战争来得轻松。

整个橄榄球界分为两派,第一派是Walter Camp为首的守旧派,名言:“以前有人做过的就是合法的,以前没做人做过的就是非法的。“认为橄榄球就应该是英式的跑球,并且用力量取胜。

第二派的代表是哈佛教练Reid。Reid一方面受着校长Eliot的压力,一方面自己也有想法,认为”应当让橄榄球更多地奖励技巧,而非一味使用蛮力“。


在当时最权威的规则委员会,由于Camp是老大,所以基本上是守旧派所控制。此前还曾发生过Reid内部信件被泄露到《波士顿环球报》的事件,里面他提到要进行翻天覆地的改革,引来了口诛笔伐说他是“Crying Baby”。而罗斯福总统是站在改革派一边的。但是他对规则委员会并没有直接下命令的权力,但是他耍了一下手腕,来对其施加影响。


10月份的白宫对喷结束后,大家达成了减少不必要的暴力的共识,这之后哈佛又打了两场比赛。第一场是主场迎战老对手耶鲁,第二场是客场打UPenn。哈佛耶鲁这场比赛出奇的干净,互相几乎没有小动作,也没有人受特别严重的伤病。这场比赛最后的结果是6:0,是一个非常接近的比分。其中有一个非常有争议的判罚可能影响到了比赛最后的胜负。上半场哈佛的Francis Burr接弃踢的时候叫了一个Fair Catch,但是耶鲁球员Jame Quill还是冲上去将Burr的鼻子打破。Reid非常恼怒,对当值裁判Dashiell说这是你最后一场吹罚哈佛的比赛了。Dashiell是当时非常著名的裁判,在规则委员会非常有话语权。而Reid居然一语中的,这场比赛居然真的成了他最后一次吹罚哈佛,而且是整个裁判生涯的最后一场。


接下来罗斯福推行橄榄球改革简直就像纸牌屋的后半段一样了,神一样的队友和猪一样的对手。


罗斯福的主要队友除了上面讲的Reid和Dashiell以外还有NYU的校长MacCracken,MacCracken本人的观点是要彻底改革而不是废止橄榄球。随着Eliot自动出局,废除派基本没戏了,剩下来就改革派和守旧派了。


图片关键词


既然哈佛不召集,NYU就召集东北地区各个学校开会,虽然没有哈佛、耶鲁、普林斯顿三巨头,却也有哥伦比亚和罗格斯这样的老牌橄榄球学校。第一周的议程是要废止现行的橄榄球还是进行改革。最终的投票结果是5:8,要进行改革,并且决定月底召集更多学校继续开会。


原有的规则委员会(IRC)方面,Reid一边准备了一揽子的改革方案,一边和Dashiell策划者如何瞒天过海,不用通过由Camp把持了十几年的规则委员会就可以实行。改革方面,Camp仅仅支持5码变10码的方案,其余改革事项一律反对,他认为IRC才是权威机构,并且对十几年来的予取予求理所当然。12月19日Reid在确认哈佛不会放弃橄榄球后给Camp发了电报稳住了他,所以在12月28日之前Camp并没有对新的这个会议采取任何行动。


等到月底再次开会的时候,NYU已经组织起了68所学校的代表,虽然还是没有三巨头,但是数量显然已经弥补了质量,会上决定成立自己的规则制定委员会即NCAA的前身IAAUS,IAAUS还寻求与IRC的合并,如果合并不成功,IAAUS将自己实行不同的规则,使得IAAUS麾下的比赛更加开阔和安全。


接着IRC的两名重磅成员Reid和Dashiell宣布退出IRC转而加入IAAUS,Camp经过挣扎也只能无奈地加入了新的IAAUS,不过在这里他只是个普通的成员,只有14票当中的一票。在Dashiell和西点校长Mills将军(只接受罗斯福领导)的支持下,Reid成了IAAUS的秘书长【注12】。这样一套连环计下来,Camp的发言权被消减了大半。至此,推行改革再没有了强阻力,向前传球合法化了势在必行。

【注12】 主席是康奈尔的L. M. Dennis,秘书长原来是Haverford的James Babbit,但是他迅速辞职了。


不过Camp和他的守旧派也不是吃素的,在制定规则的讨价还价阶段,改革派不得不做出了相当多的妥协,Camp成功地给向前传球增加了各种限制,使其成为了一个高风险的选择。1906年初IAAUS修改的规则当中最重要的几条包括:

1.向前传球合法化,但是有以下的限制:

  • a.向前传球必须是线后面的后卫传出的。

  • b.只有线上两端球员和后卫球员允许接球。【注13】

  • c.接向前传球只能在中锋左右5码以外发生。

  • d.防守方不允许传向前传球(Int或者捡到Fumble后)。

  • e.禁止传球出界,或传球落地前不碰到任何球员。

  • f. 球员接球时不准超过达阵线。

  • g.违法以上条款均视为失误,球权发生转换。f条为Touchback。

2. 取得首攻的码数从5码增加为10码。

3. 在LOS线上增加中立区。

4. 比赛时间从70分钟缩减到两个半场格30分钟。

5.比赛裁判人数增加到4人,1名主裁2名副裁外加1名边裁。

【注13】 另一说1906年初的规则只允许LOS两端的球员接球,到了年中的时候才决定允许后卫接球。


向前传球的意义在于:美式橄榄球彻底脱离了英式橄榄球的概念,并且大大地拉开了场地,也增加了比赛的可能性;10码首攻则从数学上消灭了Mass Play(当然短码数还是有Mass Play);中立区,能让裁判更加清晰地看到线上的犯规。

但是向前传球的意义并没有马上显现出来,除了Camp等人施加的限制之外,球本身也非常不利于向前传球。当时的球被叫做“西瓜球”,顾名思义,就是长得跟西瓜一样的球,非常难抓。各个球队都开始尝试如何向前传球,甚至还有球队研究过双手传球,勾手传球等等。

现在的Over the head传球姿势来自于芝加哥大学传奇教练Amos Alonzo Stagg的发明。早在向前传球合法之前,他就试验过用这种姿势传向后球,使用这种姿势的是球队里身材高大手掌巨大的球员,能够传出旋转得非常好的传球。

但是由于西瓜球实在太大,大多数球员都没法抓住球,所以当时最流行的还是推铅球式勾手传球/或下三路抛球传球,精准度可想而知。

中西部,向前传球推广得比较好,圣路易斯大学的Eddie Cochems和上文提到的Stagg等人都设计了一些传球的战术,甚至到了1907年还有球队一场传球成功25或者30次的,这一年IAA也顺水推舟将前面对传球失败的处罚从失误减少到了15码。


图片关键词

图片关键词


这是Stagg 1906年战术册上的两个战术。第一个开给四分卫之后Roll out到右边,有3个传球选项和自己跑球的选项。第二个是一个右侧Single Wing阵型开球给尾卫(Tailback),四分卫,全卫和翼卫(Wingback)开路。

向前传球真正开始被东海岸的学校和球队重视起来是著名的圣母VS西点之战之后……从此之后,美式橄榄球的进化进入到了一个新的纪元。